逆天鐵騎

鐵血坦克兵 作品

    阿濟格接收了左夢庚投降后,從左夢庚的嘴里得知,南京附近一直到蘇州一帶,明軍兵力薄弱,若是能以奇兵抵達南京,可偷襲破城。南京城池堅固,即便是清軍能夠抵達南京城下,也未必能破城。

    左夢庚獻出一策,讓清軍抄小路迂回,突然抵達南京附近,再由綠營兵化裝進城,打開城門,放八旗軍入城。只要偷襲成功,哪怕沒有攻破南京內城,清軍也可以在富庶的江南橫行,從南京到蘇州幾乎沒有明軍守軍,清軍可以長驅直入。到時候李國棟就只能調遣江北大軍回援,那樣就給多鐸創造了攻破揚州的機會。

    阿濟格采取了左夢庚的戰術,令勒克德渾率一千八旗軍以及五萬綠營,抄小路偷襲南京。

    至于孤軍深入,補給的問題如何解決?阿濟格就從不考慮這個問題。從己巳之變開始,清軍多次入寇,什么時候考慮過孤軍深入的問題?在中原地帶,到處都是漢人的村子,隨便搶劫幾座村子,就能獲得補給,更何況是在富庶的江南。

    那么明軍會不會調兵回來救援呢?阿濟格不怕明軍回來救援,就怕明軍不回來救援。只要明軍回援南京的話,揚州、池州等地就會兵力空虛,到時候多鐸和阿濟格的主力趁虛而入,那么不僅僅是攻克揚州和池州等地,就連南京都要落入清軍手中。

    清軍走這條小路也是無奈之舉,長江上有鄭芝龍的水師擋住去路,投降大清的左夢庚水師根本不可能同鄭家軍水師匹敵,只能走陸路。可是陸路必須經過池州,池州有黃得功和李成棟等大將駐守,勒克德渾的清軍沒有攜帶攻城武器,江面上還有鄭芝龍的水師助戰,他知道根本無法攻破此城,只能走小路迂回。

    “兒郎們,再堅持一下,等到了江南,有大量白花花的銀子,堆積如山的糧食和漂亮的娘們等著你們搶!”勒克德渾給因為炎熱而士氣低落的八旗軍打氣。

    天氣實在太熱了,所有的八旗兵也和勒克德渾一樣,身上披著厚厚的棉甲,雖然在樹林環抱的山路上沒有曬太陽,還有少許江風吹來,可是披著厚厚的棉甲,里面還有鎖子甲,那是何等受罪之事?在氣候炎熱的夏季江南,哪怕是穿著短打,坐在那一動不動都是一身汗,更別說穿上厚厚的棉甲行軍了。

    戰馬也是累得快走不動了,站在路邊直打響鼻。

    “都歇一下,等下午涼快點再行軍!”勒克德渾大喊道。他只能下令讓大軍歇息了,若是再走下去,即便人沒有熱死,馬也要累死了。

    到了炎熱的南方,打仗主要當然依靠綠營,若是沒有綠營兵的話,只靠八旗,別說打仗了,熱都要熱死,更別說縱橫交錯的河流,八旗兵怎么過得去?可是八旗兵也不能不在綠營兵后面壓陣,若是沒有八旗兵壓著,綠營兵估計打不過就全降回去了。

    投降了大清的明軍,一下戰斗力暴漲,雖然是金錢、糧食和女人對士氣的刺激,可是壓陣的八旗兵也是關鍵因素,每次綠營兵攻城奪地時,都要八旗兵在后面壓著,對作戰不力的,立即軍法處置。

    清軍就地歇息,等到坐了下來,勒克德渾才想起一件事:自己派出去的斥候哨騎到現在還沒回來!

    萬羅山和華嶺之間的山路上,一支伏兵從山林中走出,山路上橫七豎八倒著十八具八旗清兵的尸體,每具尸體都被射成了刺猬。這是強弩的功勞,威力強大的弩箭射穿了清軍斥候哨騎的棉甲之后,又穿透鎖子甲,扎入體內。每一名斥候哨騎身上至少都扎了十支弩箭,這件事是埋伏的兩百名弩手干的。

    這支伏兵已經連續埋伏了三波清軍斥候哨騎了,沒有一隊清軍斥候哨騎能夠從下雨般落下的弩箭中逃生,大部分清兵都是連人帶馬被射死在山谷中。

    這支軍隊是高杰麾下的李成棟所率的兵馬,之所以能夠連續成功伏擊清軍斥候哨騎,全部是淮軍情報戰的功勞。李國棟把自己獲得的情報同高杰部和黃得功部共享,讓友軍也能及時獲知清軍動向。

    江南水網丘陵地帶,可不比北方中原平原地形,清軍斥候哨騎到了這里,根本發揮不出戰斗力。之所以原本的時空會被清軍攻占江南,都是漢奸軍隊的功勞,倘若沒有漢奸,就那點八旗兵到了江南,戰斗力嚴重下降,面對明軍水師和步兵,八旗兵在地形復雜的江南根本就無法發揮作用。

    在情報戰方面,清軍斥候騎兵在江南根本無法屏蔽明軍的情報,河面上的船只,山林中游走的錦衣衛,精心偽裝的夜不收 你現在所看的《逆天鐵騎》 第828章 李成棟首戰只有小半章,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:(錦書網) 進去后再搜:逆天鐵騎
3d和值最准方法10中10